黄磊better man

黄磊better man邵涵也只能跟着爻森迅速去了药店,路上他抬手轻轻挽着爻森的手臂,生怕他被烫的地方一不小心被碰疼。王宇锡一边辣得直嘶嘶一边说:“我靠这真的好辣……感觉我明天会拉肚子。”爻森一脸白悦仿佛说了一句废话的表情:“所以呢?”“你别紧张,我回答你。”爻森安抚似的抬了抬包着纱布的手,神情淡然轻松,语气也非常从容不迫,“我是邵涵的男朋友。”“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小子提议出去吃宵夜的。”勾教练刮王宇锡一眼,一张国字脸凶起来气势磅礴,后者顿时怂了,“你最该给我加倍。”“你别紧张,我回答你。”爻森安抚似的抬了抬包着纱布的手,神情淡然轻松,语气也非常从容不迫,“我是邵涵的男朋友。”

黄磊better man白悦见他一脸坦然,反倒有些问不出口了,最后只能捡了个模模糊糊的说法:“你和邵涵……关系真的挺好的,我看他特别关心你。”只有宋铭喆依然坦荡。目光灼灼的白悦终于忍不住了,迟疑着开口:“爻森,问你个问题。”王宇锡目瞪口呆:“卧槽,你这锅甩得过分了吧老白?”虽然烫伤不严重,但爻森这几天的训练肯定是会受影响了。白悦迷茫地想着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怔愣地问:“……多久了?”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王宇锡站在一旁不说话,看向爻森的眼神似乎在说“秀吧秀吧看你秀恩爱秀得连白悦这种宇宙直男都看出来了”。白悦走在他们二人背后,盯着两人的背影,眼神甚是古怪。一行人在麻辣烫店里落座,今天晚上天气比较凉快,屋里又人多,他们选择了坐在外面。这家店的麻辣烫确实够麻辣,菜上来之后,不一会儿就只剩下邵涵一个人还能一口水都不喝地吃。

黄磊better man白悦狐疑地自我剖析着,他是不是和王宇锡那人待久了导致自己的脑子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为什么他觉得,爻森和邵涵的关系……白悦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概括,或者说他想不出什么不会让他觉得太过震惊的概括,最后只能憋出“非同寻常”四个字。白悦走在他们二人背后,盯着两人的背影,眼神甚是古怪。“你别紧张,我回答你。”爻森安抚似的抬了抬包着纱布的手,神情淡然轻松,语气也非常从容不迫,“我是邵涵的男朋友。”爻森用冷水冲洗着手背,被烫的手指和手背发着红,被冷水淋着泛起刺痛。好在那壶开水应该是开盖凉了一阵,也幸好不是别的粥汤之类的东西,冷却及时,烫伤不算太严重。白悦在心里挣扎了片刻,一咬牙,豁出去问道:“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爻森用冷水冲洗着手背,被烫的手指和手背发着红,被冷水淋着泛起刺痛。好在那壶开水应该是开盖凉了一阵,也幸好不是别的粥汤之类的东西,冷却及时,烫伤不算太严重。邵涵微微郁闷道:“我用左手吃饭,烫不着我。”白悦坐在爻森旁边,看在眼里,心里微微地察觉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这种想法刚一冒出头就被耿直的白悦直接在心里扼杀,他觉得自己想得实在太多了,作为好朋友好兄弟,关心对方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上一篇:下铁时速重回350千米 背后故事没有是您念的那样

下一篇:中媒:中国草创企业国中寻机会 同环球企业开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