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俱乐部或许该换个训练方式了,照搬Titans的模式我看并不适合你们队里每一个人。”爻森摸了摸下巴,“你还算不错,你们队其他人可就有些半吊子了。”他加入了一个刚成立不久的俱乐部,仅仅只是因为NL贯彻的是Titans的模式。NL的每一个队员都是在这样过于功利的训练方式中成长的,但对他来说,这只是一种有些偏执的崇拜方式的另一种体现。“只是参加到复赛而已,家里突然有急事就中途退赛了。”程睿回答,“不过后面的比赛我也看了转播,注意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会赢的。”NL其他队员望着爻森的神情中还是有几分紧迫和躲闪,只有程睿的表情丝毫未变。他沉默了一阵,脸上既没有惊讶,也没有输掉比赛而无缘晋级的沮丧,只是点了点头。Titans的队服在两年前曾经改过一次颜色,从以往的全黑改成了在领口和袖口点缀着一些红色的暗纹的款式,修改的原因是总有人觉得全黑色太死气沉沉。“我刚来,遇到堵车了。”江阳回答,“你怎么也没在观众席?比赛怎么样了?”周子寓回过头,诧异道:“江阳?你怎么在这儿?你没去看比赛吗?”下午到场为Titans和诺亚方舟加油的粉丝特别多,尤其是后者。只是,现在爻森告诉他,他的崇拜方式让他变得不配拥有作为爻森的对手的资格。

R4的分组名单也很快公布,自从昨天开始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NL终于和Titans迎面碰上,而林肯落入败组之后的首轮对手,则是诺亚方舟。R4比赛队伍入场的时候,Titans就走在诺亚方舟旁边,爻森也不在意在场那么多观众粉丝的视线,抬手揉了揉邵涵的头顶,笑道:“我等你。”即使对手是林肯,诺亚的队员们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泄气,他们朝着热烈的粉丝微笑挥手,每一步都走得沉着笃定。NL其他队员望着爻森的神情中还是有几分紧迫和躲闪,只有程睿的表情丝毫未变。他沉默了一阵,脸上既没有惊讶,也没有输掉比赛而无缘晋级的沮丧,只是点了点头。他们本轮比赛的对手是NL,这绝对不是一个最强的对手,但是的确是最特殊的对手。“只是参加到复赛而已,家里突然有急事就中途退赛了。”程睿回答,“不过后面的比赛我也看了转播,注意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会赢的。”现在他们的队服虽然改成了黑红色,但仍然以黑色为主体。黑色是最厚重的颜色,无法被看透也无法被超越,如果说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所留下的脚印是可以被看透且简单复制的话,那他们的确配不上这个颜色。结果今天早上他一不小心起晚了,坐车来赛场的路上还遇到了堵车,急得他都想下车跑过去了。江阳一愣,比赛结束了?他这才掏出手机看了看实时赛况,发现刚刚更新的R4比赛中,Titans VS NL这一组是R4中结束得最早的,就在两三分钟前,Titans以3-0的比分在第三局就获得了胜利。NL模仿Titans的事被前那位职业队员证据确凿地指出来的时候,江阳是真的气得火冒三丈。要是当时那个姓程的家伙站在他面前的话,江阳肯定忍不住一拳打过去。

就在这时,选手通道的门打开了,Titans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那颇有特色的有红色暗纹的黑色队服十分抢眼。爻森也是江阳崇拜了许久的偶像,自己的偶像被另一个人这么模仿,江阳自然是觉得怒不可遏,就算程睿打得再好和爻森再像,那在他眼里也只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冒牌货。江阳昨天和常年住在美国的亲戚聚了聚,因为第二天有Titans对战NL的比赛,他本想昨天晚上就提前回家,结果又拗不过亲戚们的热情,在亲戚家住了一晚。爻森望着他,淡淡道:“不过,比赛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做我也无权干涉。如果你打算继续走这条路,可以,但你在我眼里永远也称不上一个对手;如果你想打出自己的水平,我随时等你来挑战。”R4的分组名单也很快公布,自从昨天开始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NL终于和Titans迎面碰上,而林肯落入败组之后的首轮对手,则是诺亚方舟。即使对手是林肯,诺亚的队员们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泄气,他们朝着热烈的粉丝微笑挥手,每一步都走得沉着笃定。“因为你很强。”“我出来上洗手间……”周子寓顿了顿,“比赛刚结束,队长他们应该快出来了。”周子寓回过头,诧异道:“江阳?你怎么在这儿?你没去看比赛吗?”结果今天早上他一不小心起晚了,坐车来赛场的路上还遇到了堵车,急得他都想下车跑过去了。周子寓回过头,诧异道:“江阳?你怎么在这儿?你没去看比赛吗?”

上一篇:邹市明正在沪检查眼徐 左眼眼力很低病果仍待查

下一篇:江苏宿迁市农委本党组书记涉嫌两功被捕 曾被免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