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荷官

台湾荷官爻森不禁回忆起平时和邵涵相处的一些小细节,忽然觉得,自认为还算细心的自己竟然还是忽略了不少东西。“显得我稳重一点不好吗?”爻森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会儿要见岳父的场面,还来不及发现自家男朋友那点小心思,倒是对自己今天这身打扮非常满意,“走吧,别让邵叔叔等我们。”看邵涵的神情,爻森就知道他明白了。他在邵涵发热的脸颊上亲了亲,再次吻上了他的嘴唇。虽然说这个人是他的男朋友,但是爻森的魅力又不可能贴上独属于他的标签,周遭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显摆自己拥有的人和事物这是人之常情,但邵涵大多数时候却觉得有些无奈的苦恼。爻森也不为难他:“好啊,周末收利息。”听完邵叔叔的话,爻森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个子还只到成年人腰间的小邵涵夜里红着鼻子写检讨书的样子——那个小宝贝慢慢长大了,现在已经成为了他最喜欢最想宠爱的人了。爻森本来就是个行走的衣架子,帅气的容貌也为他加分,忽然穿得正经起来,整个人倒显出了几分少有的成熟的斯文气,同时又夹杂着他平日里那种自信又有点小痞气的魅力,就差在人耳边一字一句地教“迷人”这两个字到底该怎么念了。邵涵于是从洗手间的方向绕了回来,爻森大概也猜到了他会离席的原因,并没有问邵涵为什么去了这么久。邵爸爸下午还有事,用完午饭后,两人便送他上车。离开之前,邵爸爸回过头和两人说再见,笑道:“比赛加油。”爻森似乎是料到邵涵会问,笑道:“宝贝,我可是答应了叔叔要保密的。”爸爸:不可以,放心,不会为难他的“有时候我和他们妈妈真的希望这兄妹俩的性格可以相互匀一匀,萌萌太咋咋呼呼了,涵涵大部分时候又比较内向。”邵叔叔笑了,眉间都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与欢喜,“涵涵小时候我和他妈教他教得挺严,涵涵也懂事得早,现在想起来当时我们对他可能确实是太严了一点。”

台湾荷官他缓缓一笑:“这只是对自己男朋友撒娇而已嘛。”拂在耳边的低沉又磁性的声音烫红了邵涵的耳朵,他微微窘迫地将爻森推开一点距离,轻声道:“我明天要早起……周末吧。”爻森也不为难他:“好啊,周末收利息。”他缓缓一笑:“这只是对自己男朋友撒娇而已嘛。”听完邵叔叔的话,爻森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个子还只到成年人腰间的小邵涵夜里红着鼻子写检讨书的样子——那个小宝贝慢慢长大了,现在已经成为了他最喜欢最想宠爱的人了。爸爸:十分钟后你去上个厕所吧,我和你男朋友单独聊聊邵涵抬起头,邵爸爸微笑地望着他,随和中透露着一股外人看不出来的威严如法理的不容置疑。邵涵只好轻轻点头,并按照爸爸说的在十分钟之后离席去了洗手间。

台湾荷官邵涵莫名有些脸红,和爻森在一起也这么久了,却偶尔还是招架不住。邵涵于是从洗手间的方向绕了回来,爻森大概也猜到了他会离席的原因,并没有问邵涵为什么去了这么久。邵爸爸下午还有事,用完午饭后,两人便送他上车。离开之前,邵爸爸回过头和两人说再见,笑道:“比赛加油。”邵涵抬起头,邵爸爸微笑地望着他,随和中透露着一股外人看不出来的威严如法理的不容置疑。邵涵只好轻轻点头,并按照爸爸说的在十分钟之后离席去了洗手间。邵涵抬起头,邵爸爸微笑地望着他,随和中透露着一股外人看不出来的威严如法理的不容置疑。邵涵只好轻轻点头,并按照爸爸说的在十分钟之后离席去了洗手间。三人互相望着彼此,一时沉默无声。爻森停下片刻,让邵涵有个喘息的机会,轻轻呼出一口气:“邵涵,我随时随地都想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你想去哪里,你想做什么,你可以毫无顾忌地告诉我,不用想那么多,我怎么会觉得这是麻烦呢?”邵涵于是从洗手间的方向绕了回来,爻森大概也猜到了他会离席的原因,并没有问邵涵为什么去了这么久。邵爸爸下午还有事,用完午饭后,两人便送他上车。离开之前,邵爸爸回过头和两人说再见,笑道:“比赛加油。”邵叔叔放下手里的筷子,声音依旧温和:“你见过萌萌吧?”爻森似乎是料到邵涵会问,笑道:“宝贝,我可是答应了叔叔要保密的。”邵涵莫名有些脸红,和爻森在一起也这么久了,却偶尔还是招架不住。

上一篇:军事专家:寂静死少一定寂静统一 强统一强是铁律

下一篇:古年第26号台风“启德”天死 18日进进中国北海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